如非本站会员,请在线阅读入会流程

您的位置:  首页  >  杰出人物

唐新民:一个小贷从业者的梦想与情怀

发布日期:2015-11-30 【点击3469次】

89日,杭州市余杭区理想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理想小贷”)召开2014年半年度工作会议。会上,总经理唐新民说了四句话,意味深远。第一句:欲高先为海。想要成功,先要有大海似的包容心、宽容心。第二句:挫折和困难是化了妆的成功。有些时候苦难会让生命更精彩,因为每一种挫折里都隐藏着成功的种子。第三句:上帝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这个世界用苦难折磨我,却要让我用歌声回报它,让我们乐观积极去面对生活中的挫折。第四句:生之厚,命之长。告诉我们要珍惜生命,注重健康。

再让我们查看“理想”一词的解释,是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像和希望,是力量的源泉,是前进的动力。

从唐新民的言辞到公司名字,都带上了一丝浪漫主义的乌托邦色彩,“理想小贷,肩负着小额贷款行业的责任,承载着小额贷款行业的希望,奋勇向前”。身处于小贷这个跌跌撞撞的新兴行业,这种浪漫主义是难能可贵的,正因为有情怀、有梦想,才值得让一众志同道合者在小贷之路上执着前行。

理想小贷是杭州市首家成立的小额贷款公司之一,初始注册资本2亿元人民币。2010819日,经浙江省金融办批准增资至4亿元人民币,成为当时杭州地区资本规模最大的小额贷款公司。

无论从设立时间还是经营规模上来说,理想小贷走在行业的前列,每年都被评为浙江省小额贷款行业优秀标兵是最好例证。谈及让公司保持良性发展的法宝,唐新民将其归结为“五个一”,“一个良好的政策环境,一个健全的法人治理机制,一个规范的用人制度和管理架构,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和一个熟悉的市场。”

唐新民进而解释道,浙江小贷公司从试点到现在虽然已有近六年的时间,但对一个全新的行业来说,仍处于发展的初期,需要政府的引导与扶持,所以说良好的政策环境是小额贷款公司生存的土壤。

“法人治理机制我们都不陌生,但真正能做到的并不多,所有权与经营权不分离,股东、董事直接参与公司经营,经营团队的无法独立管理,将严重制约公司的发展。”

而熟悉的市场、完善的制度则是风险可控的前提,而人又是实现风险可控的决定性因素。“公司健康发展,要夯实基础,建立一个金字塔形的业务架构,要大力培养优秀业务骨干,提供本地区同岗位有竞争力的薪资和福利待遇,提高引进人才的忠诚度,以形成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经营局面。”唐新民说道。

自理想小贷筹建起至今,唐新民一直出任公司总经理一职。他视公司为自己的一个孩子,前五年这个孩子得到了茁壮的成长。对于后后五年,唐新民有更高的期许,“一直以来,公司的经营战略不在于短期逐利,而是希望通过良好的公司治理、风险控制、业务规模来撬动更多的资本,从而获得长期而稳定的商业回报。我们也在努力寻找适合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的路径,探索资本化动作的可能,希望商业性的投资发展和社会效应之间找到平衡,我相信理想小贷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浙江小贷》:作为民营经济大省,小微企业在浙江省经济发展中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是小微企业融资难也是一个现实存在的难解之题。余杭区小微企业生存环境如何?理想小贷在为小微企业服务方面是怎么做的?

唐新民:浙江省是我国市场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在经济增速下滑和经济结构调整的冲击下,实体企业生存困难,余杭区的企业也存在同样的状况。虽然国家宏观政策导向和银监等部门的文件都明确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措施、要求信贷资金“盘活存量、用好增量”,但作为长三角地区经济体系“毛细血管”的小微企业,仍然面临着很多困难。

小微企业因经营的不确定性和相对较高的倒闭率,使很多商业银行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裹足不前。小贷公司是独立的法人主体,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和熟悉的产业开辟租赁贷、商贸贷等各种微贷模式,充分发挥“灵活、快捷”的优势,为客户提供贷款支持。

差别化利率政策是我们服务小微企业的特色之一。一方面,公司根据客户资产情况、负债比例、行业地位等因素进行动态归类,对核心客户给予一定额度的优惠贷款以维护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对短期应急贷款执行最高利率。另一方面,公司对不同行业执行不同利率标准,对纯农业贷款执行12.5%的低利率,对生产型企业执行16.5%左右的中利率,对贸易型企业执行17%以上的利率,对短期应急周转的贷款需求执行基准四倍的高利率。差别化利率政策既体现了公司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扶持,满足了监管要求,又维护了股东权益,确保了公司收入的稳定,实现了经营目标。

 

《浙江小贷》:小贷公司相比银行有优势又有劣势,具体如何体现?公司如何利用优势,壮大自己,同时更好地去服务小微经济?

唐新民: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范围仅限于本区域。机制灵活、区域熟悉是小贷公司的优势。以我们公司为例,公司贷款余额9亿,涉及近800个客户,信息的对称性和真实性是我们风险防控的关键。公司员工都是本地人,30多位员工的家人、亲戚、朋友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关系网,这就是人脉,是信息的来源。

受政策限制,小额贷款公司的定位是银行的补充,不可能与银行形成直接的竞争。目前,银行等金融机构针对小微企业行而有效的金融产品供给相对不足,尤其是对绝大多数分布在县域的小微企业的服务更是缺乏。小额贷款公司要比灵活、比便捷。今年我们新推出的“小贷掌上通”业务,额度循环,并可以通过短信方式提取或归还贷款,真正做到贷款随借随还,最大限度地帮助小微企业节省利息开支,降低融资成本,同时也满足了小微企业资金需求“短、小、频、急”的要求。我认为,小额贷款公司要及时调整自身的市场定位、客户定位、营销模式和信贷方式,以适应经济转型升级步伐、回避转型升级过程中的风险,真正实现与小微企业互惠共赢、共同成长、共同转型。

 

《浙江小贷》:最近几年,小微企业贷款违约情况多吗?小贷公司如何对小微企业的风险进行考量,避免尽量少的违约?

唐新民:近几年,很多小微企业受到担保、联保的传导影响,违约率有所上升,但我认为总体风险还在可控范围内。小微企业和“三农”是小贷公司的主要客户,他们的特点是点多、面广、业务量大,对贷款需求波动比较大,大部分客户缺乏信用记录,缺乏市场化的抵押担保品,缺乏风险抵御能力。基于目标客户与业务的特殊性,小贷公司在调查的时候要注重个人能力、口碑、品行以及家庭成员及关系等“软信息”,充分利用区域熟悉优势,摸清企业真实信息,综合分析资金流向,同时可以利用担保人作监督人,强化对借款人贷后行为的监管,以影响借款人不从事高风险投资或投机,减少道德风险。通过细致的贷后检查发现有可能导致贷款逾期的因素,提高风险的预见性。通过提高客户的更新率来保证贷款的相对安全性。我始终认为,可靠稳定的第一还款来源是关键,发放贷款的目的是为了让企业向好的趋势发展,而不是通过第二还款来源来收回本息。

《浙江小贷》:你如何看待小额贷款公司今后的发展之路?对未来有何建言?

   唐新民:因为“只贷不存”规定、融资比例的限制以及很多的监管要求,让很多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者对公司的发展不看好。股东对资本回报率的高期望,经营过程中的高风险等因素严重制约了很多公司的发展。

我始终认为,小额贷款公司的存在有其必然性。但近几年井喷式的增长,也是一种不健康的发展。小额贷款公司在扩张发展的同时,也存在监管缺失、贷款目标偏离、贷款利率过高等问题,从去年开始,业内已经出现减少注册资本、压缩融资规模甚至破产倒闭的现象,这就意味着小贷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优胜劣汰的时期。正如我前面说的,小额贷款公司的二级分化会越来越快,差距也会越来越大。经营规范、定位准确的公司一定会成为多层次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于期许,我希望国家能尽快为小额贷款公司的正名,创造平等竞争的机会,不要让小贷公司披着工商企业的外衣却做着金融机构的实质。